科幻栈

这是一个纯粹的网络科幻社区,汇聚一群来自天南海北的科幻文学爱好者,在此交流科学之美、文学之美。

本人未上刊译作-《星巢》原作:《Starhome》Michael Z. Williamson

Starhome 星巢 1. 常人无需亲历战争即可感受到战争的残酷。如果想要摧毁一个人的日常,根本不用把他送到前线,经济上的间接伤害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毁掉他。 首席大臣杰克森.贝茨站在位于指挥塔

桂子香

2021-04-08 15:06:15

本人未上刊译作-《星巢》原作:《Starhome》Michael Z. Williamson

Starhome

星巢

1.

常人无需亲历战争即可感受到战争的残酷。如果想要摧毁一个人的日常,根本不用把他送到前线,经济上的间接伤害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毁掉他。

首席大臣杰克森.贝茨站在位于指挥塔顶部的办公室内,透过舷窗,他注视着这个宇宙中最小的国家。他可以从这里仰望到这块领土的全貌。离心重力意味着整个小行星都在他“上方”,但是他已经习惯了这种景象。

星巢是一块直径大约一千米的石头,中间被挖空了作为居住空间,它的旋转速率也被调节过以提供一个G的离心重力。

这块舷窗曾经是地球的跃迁点1号指挥塔的一部分。不过随着航道和跃迁线路的变更,还有不断更新的科技,这个跃迁站变得没有使用价值了。而且对于那些现代的新型船舶,这个跃迁站的规模太小了。一个新的跃迁站点建成后,这里就彻底变成了“太空垃圾”。

当联合国维和部队下达最后的指令后,贝茨的祖父偷了一艘小船并塞满了足够补给和物资,然后占领了这个站点并宣布了独立。这个塔台就成为了他们的家兼办公室,同时也是他们家族产业的指挥中心。

地球上的官员们全都慌了神,这个站点变成了一个潜在的军事威胁。联合国的法庭刚刚下令遗弃这个站点,然后贝茨一家就占领了这个被遗弃的地方。这么一来贝茨一家就合法地拥有了一个自带通道和房间的中空小行星,并且想在上面干嘛就干嘛。

地球上的官老爷们也抗议过,太空局的,军事处的,商务部的都尝试过了。如果他们不是忙着互相扯皮的话,星巢一个世纪之前就该被抹除掉了。

贝茨一家的整个产业都处于边缘的灰色地区,大量的走私生意使这里成为一个极具威胁的战略目标。他们曾作为情报贩子,把那些通过跃迁点的加密信息解码并不留痕迹地卖给那些需要的人。最终,这里开始做合法的货船生意了。因为他们的停靠费很便宜,省下来的钱正好够一些船绕点路干点别的事情。然后货船就开始来了,之后有几个舰队跟他们签了几个停靠区域的合同。

然而所有的生意都随着地球和格莱尼自由联邦的开战而消失了。联合国不断地击毁货船,或者其他一切带着自由联邦旗帜的东西,然后开始深入监控所有他们直属的或根据条约拥有的跃迁站。

最后一艘进港的船已经是一个月之前了。小型船舶都避开这里了,然而大型的公司都不屑在星巢浪费时间,对他们来说那一点点停靠费什么也不算。

就现在来说,星巢还有充足的食物和氧气。但是等这些物资都用光的时候,他们就得被迫花大价钱买来日常补给,最后的结果会是钱花光了还得放弃这个地方回到地球去。联合国维和部队已经料想到星巢的处境了,他们提出了“救援”的提议。

杰克森.贝茨并不想接受他们的施舍,他可不想回到地球去,哪怕这意味着他要留在木星最偏远的卫星上。

他的联络器响了几声。

“什么事?”星巢所有的43个员工和家人都知道他是谁。

工程师保罗.罗弗特说道:“老板,如果你不忙的话,能过来一下吗?我有一些关于码头对接管道的事情要跟你汇报。”

“这就过去”,他回道。

星巢的进坞系统是由一条长通道和一组伸出的对接锁组成的。设计之初是呈轴状的,所以船舶们需要依靠互相的重量来维持通道的平衡。实际上经过了几个世纪,这些通道的轴向已经偏移了,不像当初那么精确了。这些是众所周知的,但贝茨还是希望这些能撑过这段时间。

他坐着轨道梭从塔顶下来,花了三分钟才到达码头。他熟知这条路线上每个经过的通道和房间。那边是空间站旅行还是新鲜事的时候为VIP游客设置的房间,这边曾经是休闲娱乐区,正式来讲,现在也还是。由于人少了,健身房也没有人充分地使用起来,所以里面堆放着一些不用的设备,大部分都是以前跃迁站的通讯设备。所有一个世纪前的老物件就在真空中或空气中慢慢变旧,保持着它们古怪而优雅的外观。但是这里曾是他的家,除了在乔治亚州上大学的那四年,他这一辈子都呆在这个地方。这些空落落的房间曾经住着几百个人。

罗弗特在对接通道前面的接待中心等着他,这里同样空空如也。杰克森的大副,妮寇.坎特也过来了。杰克森解开了安全带,在接近0G的重力下给她挪出了一些地方。

“老罗,”杰克森问了声好然后跟罗伯特握了握手。保罗.罗弗特是个大高个,乌黑的头发里掺杂了几缕银丝,他已经在贝茨家族手下干了有三代人了,他了解这里的每颗螺丝和每个缝隙。

“老板好,”罗弗特点头示意并回以有力的握手。“我其实不想告诉你更多坏消息了,但是……”

“你说吧。”反正情况也不会比现在更糟糕了。

“轴向偏移比我们预期的还要严重,因为常年的旋转推进,这些通道都已经不符合轴向了。我们需要调整星巢的推进速率。”

“我们的调姿飞行器能完成调整吗?”

“不行,我们需要外部挂载推进器还要足够用好几天的ΔV的量,来抵消侧向应力。而且必须要尽快调整完成,否则振动将会把渡口撕成碎片。”

“看来咱们的生意该关张了,”贝茨回道。他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如此轻松地说出这句话。显然他早就知道会这样,只是在等一个借口罢了。“我们可付不起这笔钱。”

罗弗特说:“不好意思,老板。”

贝茨叹了一口气,他庆幸自己的父亲没有亲眼看见这一幕。星巢作为一块独立的领土已经存续了两代人的时间了,现在也到它退休的时候了。

“老罗,我希望你还是叫我杰克森。不管生意是好是坏,你都是我的朋友。”他继续说道,“如果需要用的话,我的私人飞船能带二十个人。我的飞船会是驶离这里的最后一艘船。妮寇,请帮我安排一下航线。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你可以联系地球的太空军,但是我更希望咱们带有尊严地离去。”

她打开手上的平板,“现在就安排,老板。咱们计划什么时候撤离?”

“我有一半心情是想赶紧离开,另一半想守着这里直到最后一刻。你看着办吧。”

“明白了。”

妮寇的判断能力非常超常,她同时拥有物理学和经济学的学位。她会给他列出一堆表格,记满了成本和开销,帮助他做决定。这就是他雇佣妮寇的原因。而且就算星巢没了,她也一定能轻松找到另一份工作。但是让妮寇策划她自己的撤离似乎是在大材小用。

他的语气听起来一定是沮丧而充满挫败感的。而她却是冷静又坚定。

2.

妮寇提出的计划是他们要在一周内开始撤离,有一艘登记在系统里的货船愿意在路过时拉上大部分的员工。就这一趟就差不多要花光星巢所有的积蓄了,可见他们的处境已经是岌岌可危了。核心员工会跟贝茨一起离开,离开前他们得进行拆迁工作,把电缆,金属,食物等等所有能带走的东西都拆走。最后这些东西能用船装就装,装不下的就拖在船外边,在太空里物质和材料可是硬通货。起码在卖掉这些东西和他的飞船之后,贝茨才有机会在土卫六上或者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在地球上生活下去。他得在地上找到一个相对自由的地方,或许是智利、苏拉湾、新道格兰德。

然而他再也不会回到太空里了,更不会拥有完全的自由了。

这周也没有任何船进港,就算路过的船也不愿意在这里停留。船坞里吊舷柱静默地伫立着,工人们默默地拆卸下没用的材料。以前的老健身房现在堆满了铁板和铝皮,等着用它们最后的一点价值发挥作用。舱口都关闭了,工作区的氧气含量恢复到了正常水平。

贝茨的通讯器响了起来,打断了他的沉思。

“怎么了?”他问道。

“”有艘船要求进港,老板。他们开着隐形过来的,而且是从太空里来的,不是从跃迁点过来的。“

他认出这是码头控制中心的领航员玛丽.杜瓦尔。玛丽是他的儿媳妇,不过他的儿子和老婆都住在地球,他们实在不习惯太空生活。但是玛丽留下了。

“一艘船?还不是从跃迁点来的?”

“是人类么?”他边问边飘到附近的一根电缆边,抓着电缆把自己拽向控制中心的方向。在无重力状态下,这种码头和控制中心之间的电缆作为简易电梯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她说道:“应该是人类的船。用的是力学推进器,但是体型很小。”

“那就是相位驱动的星际飞船咯?”

她回道,“也没有这方面的痕迹。”

“我马上过去,”他说道。离心重力随着他越来越接近“地面”而增加着。

他必须亲自看看这艘船。他忧心忡忡地飘进指挥中心的舱门,看向显示屏。

小巧的船体通体漆黑,在显示器上也很难辨识。

玛丽说道:“我试过用集束光线呼叫他们了,但是没有回应,要不要换成激光信号?”

“换吧,他们离我们有多远?”

“6光秒,我们大概在6.5光秒的距离上看到了它”

这也太近了吧,之前都没有人注意到它吗?

一分钟后玛丽开口道:“激光信号答复了,老板。”

发过来的是一段音频:“我们是一艘私人船,想要和贵方做一笔交易。”

杰克森回道:“来船请注意,我们的停船设备已经受损且不安全。你无法直接进港。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要做什么交易?”

“我们会避开泊船通道的,请等候我们靠岸。”

贝茨耸了耸肩“就这么地吧,他们是人类,还会说话。我实在想不到什么人会想抢咱们这块破地方了。”

杜瓦尔补充道“不过他们的船是一艘战船,老板。”

“因为他们用了隐形科技?”

她点头道“嗯,不过他们的隐形很蠢,只有心怀鬼胎的人才会在太空里保持隐形。”

“你说的对,但是我们也没的选。先准备好给太空警察的加密信息以备不时之需吧。”

“已经处于待发状态了,老板。不过这艘船离我们不到一个小时的距离,但是就算现在发出信息等联合国的警察到达也是四个小时之后的事了。”

“行,我就在这等着吧,以防意外情况。”他们可以用无线电联络他,但是贝茨想呆在这帮忙,而且他在这直接盯着显示器也更方便。他冲了杯咖啡,找到了饼干盒,指挥中心的椅子坐着都很舒服,这里是为数不多的能维持1G重力的地方之一。这些椅子都用了有半个世纪了,修修补补的一直用到现在,省了不少开支。

这绝对是一艘人类的飞船,它缓缓地进港。它肯定是在低速推进状态下走了很久了,不然它的能量轨迹早就暴露在太空中了。

它没有任何标识,没有敌我识别系统。在雷达和其他所有的扫描系统上都不存在,简直就是一个幽灵。从探测器上看,它就像是一个太空中的洞。

它驶到几乎要撞上的距离,然后打开了一个舱门,放出了一条缆线,连到了轴状码头群的主柱上。三个穿着宇航服的人影进入了维修舱,然后沿着往里走。

杰克森和妮寇已经到了接待他们的地方,四名安保人员“站”在接待舱的四个角落里,手持霰弹枪,在0重力的环境下用挂钩把自己固定在了房间的柱子上。也许不需要这么严阵以待,但是并不意味着不需要提高警惕。

航站楼里非常冷,因为没有任何船进港所以给这里供暖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舱门摇晃着打开了,来者是三个年轻人,体型短小精悍,绝对是人类,而且手无寸铁。他们摘下了头盔。

为首的女性开口道:“您好,您就是首席大臣贝茨吗?很高兴见到您,我为我们这次的突然造访向您道歉。我是黑泽尔.多纳黑博士,这位是安德鲁.泰森博士还有助手楚.海薇丽。”

“你好,”贝茨握手示好,“这位是我的大副,妮寇.坎特博士。”如果他们喜欢用头衔的话,贝茨也不吝赘述。

他继而问道:“我有什么能帮到你们的?”

多纳黑博士:“我们需要一个观测深空和恒星的研究基地,而你们拥有一个因蒙受不幸灾难而濒临废弃的空间站,不过这里正好符合我们的需求。”看起来她并不是来威胁星巢的,而且外观看来她完全就是一个学者的样子。她留着太空流行的短发,没有佩戴任何首饰,一举一动都是干净利落。

他想要指责她们这种秃鹰一样的行为,却发现自己没有什么资本跟别人叫板。

他说道:“这里是挺安静的,我也希望这里能热闹点。可是我很抱歉地告诉你我们这里已经没有一个设备能正常运作了。”

多纳黑莞尔一笑:“我们的预算虽然不是很多,但是还很很有保障的,我们可以提供的氧气,食物和能源的量远超过我们自己需要用的。我们的技术人员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完全可以帮助你们进行一次全站检修。”

所以这帮人到底想干什么?

“你说你需要进行观测?”他示意客人们跟上。看起来这些人没有什么威胁性,他们朝着港湾的边缘走去,那里是轨道梭的搭乘点。

多纳黑边飘着前进边开口道:“是的,太阳系在很多方面都是很独特的,尤其是它能产生智慧生物这一点仍然是难以解释的。有很多关于太阳系历史的假说。而且跃迁点周围的终端效应对于推动研究十分重要。太阳系里还有太多的极端条件,允许我再次强调,这里是一个非常好的观测点。”

妮寇问道:“你们为什么不直接租一艘货船呢?还有你们是代表谁来谈判的?”长年的太空生活让她在无重力条件下能像鱼儿一样移动自如。

“货船的运转费用太昂贵了,我们是布兰德研究部门的人,我们是以私人形式来访的。”

他问道:“所以,我们就应该忽视掉你们研究所隶属于自由联邦,联合国军队已经占领了你们所有的跃迁系统这个总所周知的事实,然后无条件地相信你们突然神奇地出现在一个跃迁点附近只是为了进行‘科学观测’吗?”

多纳黑耸了耸肩然后挤进了轨道梭里,她的助手们也跟着进去了。“科学只关乎知识,长官,这个项目我们已经跟进了很久了。如果你担心的话,我可以把我们的观测数据全部发送给你。我们之前一直在用萨林的远距离观测点,但是很明显在太空里的观测站比地面上的效果好的不是一丁半点。”

贝茨吊在一个脚手架下面,稳住了身子。他注意到只有妮寇和其他人头朝的方向不同,她喜欢从不同的角度来看问题,这样更容易看出差异。

一方面,他想要相信这些人的话。而另一方面,这些人开着一艘隐形船,很有可能还是战船。虽然他现在不欠地球任何东西,地球也试过了所有能灭掉他们家族自由梦想的方法。但是不欠地球什么和帮助潜在间谍行为还是大不相同的。但是现实地讲,即使星巢要关闭了,他现在还是迫切需要现金周转,这些人提供的食物和氧气可以从他的账单上抹掉两笔巨款。

“我们去办公室聊吧”贝茨说道。

他们都是经验老道的太空人,他们轻易地在零重力情况下落座。轨道梭里异常安静,贝茨看着梭里又老又破的椅子感到一丝尴尬。庆幸的是他们很快就到办公室了,办公室看起来没有那么破旧,而且这里有标准重力。

他为来者提供了自己的卫生间,以供他们脱掉宇航服和磁力靴换上轻便的船员服和便鞋。

他们穿着船员服回来时,贝茨问道:“要喝点什么吗?我这有烈酒也有软饮。”

“热的柠檬茶就行。”多纳黑博士说道。

“做两杯吧。”

“三杯,谢谢。”

他点了点头。在这里哪怕是离开办公室一会也会冷得不行。整个航站楼的供暖也停止了,以前都是靠着设备运作的余热来供暖的,可是现在那些设备没有一个还在运转了。

“先把茶端上来,待会再喝,弗兰克,”他对他的外孙说道,弗兰克是今天的“轮值杂工”。这只是那些“地鼠”们的花哨头衔,尽管他们会做的事不只是在石头上打洞。

他这个“首席大臣”的头衔也只不过是“老板”的花哨称谓。这只是一种政治上的虚张声势。事实上,他的领导权力比地球上任何一个最小的村庄都小,考虑到他统治的地方小的可怜。

“现在在打仗,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紧张吧。”他说道。

多纳黑回道:“我明白,如果你更喜欢这样的形式的话,我们可以和地球方面协商,在你们离开后接管这里。唯一的问题就是我们拿到许可可能需要几个月,而我们是公认的学术组织,我们一定会拿到许可。但是这期间,你也不会获得我们任何的资助。”

哎,落得如此地步。他走之后所有人都在盘算星巢的用途。这让贝茨一时楞了神。

弗兰克拿回了沏好的茶,他趁这个机会给妮寇递了个眼神,妮寇心领神会地开口问道:“那么你对于加纳汉关于重置阶段跃迁点的涡流假说是怎么看的呢?”

多纳黑说:“这部分是安迪的专业。”

安德鲁.泰森说道:“我说白了,这哥们就是在自欺欺人。这种涡流出现过两次,是在一个特定的船和跃迁点相对的位置上触发的,还有一次是规模很小的但是很相似的位置上出现的,但是那次是在很早以前的旧型跃迁点出现的。所以这纯粹就是偶然的巧合,并不是一个常见的效应。但是我们要研究和测试的东西和这些效应差不多。”

妮寇点了点头然后继续问道:“你们船上的ΔX如何?”

“嗯,这船是力学推动的,所以ΔX几乎全部都在飞船的舱体内。感应场谐波的影响更大,且其k值小于6。”

“还行,”妮寇说道,“看来你起码还是懂点物理学的。你介意让我看一下你们的研究内容吗?”

“没问题,”多纳黑说道。“虽然我们需要签一个保密协议,但是我很欢迎你参观我们的研究成果。”

杰克森听懂了妮寇的暗示。

那么他们是个合法的研究组织,只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出现显得有些奇怪。

“能确切地告诉我你们需要的东西和你们能给出的具体援助吗?”

多纳黑开口道:“我们需要12个人的住宿房间-包括我们和船员。我们需要用到两个发散点-就是你们入港接口的最末端那两个通道,还有这两个通道在星巢外部的部分。我们偶尔会从你们的反应堆里调用一些能源,但是我们会补上这部分呢的费用。”

“那我们能得到什么呢?”

“你们会获得氧气,食物,燃料,金属和有机物。还有所有你们这个小地方需要的东西,毕竟我们需要这里能正常运转。我们预计之后需要支持100个人的食宿。”

杰克森还想着跟他们要点钱,但是现在给出的条件已经相当丰厚了。这些给出的东西足够供给现有员工两倍的人享用了。不过他还是讨厌这种被迫接受的感觉。

“我们的起重机已经不是轴向的了,而且遇到振动还可能遭受毁灭性的坍塌,”他坦言道。

对方三人互相看了看,交换了一下眼神。

楚.海薇丽说:“我应该能校准这些起重机。不过应该要用到不少推进燃料和调姿推进器了。”

多纳黑补充道:“我们会把这件事视为头等大事的。”

说实话,这买卖太划算了,这么一来星巢就能继续运转了,入港设备也都能重新运作了。

不过想到这只是延缓了星巢的死亡,这笔买卖似乎也不是那么划算了。

毕竟他最终还得回归到地球的经济体系里去,哪怕是在木卫6上,然后就得继续交税了。他还在想如果把这颗石头捐献给地球能换来什么样的回报。

“你们的项目要持续多久?”

多纳黑说:“我们目前的资金允许我们进行17个月的研究。”

“那就成交吧。”他说道。

这给了所有人17个月的工作机会,也让他们能暂时远离地球。他得用不断缩减的资金给大家开工资,但是至少他不用把大家撵出去了。

多纳黑说道:“那我们先回船上了,之后我们安排一下先进驻你们叫‘前区’的地方吧。非常感谢您热情的招待,还有您,坎特博士。”

就在这些来访者由护卫送走后,贝茨注意到有一则来自太空警察的通信。这是一则立即疏散星巢的通知,并且开出了一些条件……

“妮寇,联合国那边是有什么要求吗?”

“这条信息是自己弹出来的,”她说。“显然这帮蠢货甚至不会准校自己的加密信息。”

“内容是什么?”

“他们开出了一个对于星巢的回收价格,主要为了买通你,然后把我们这些员工都撵走。”

“这帮杂种。”

他花了一会时间冷静下来然后开口道:“我在想普莱斯科特会不会接受我的请求。似乎那些拾荒者们都快等不及要来星巢捡漏了。”

3.

科学家和他们的船员们立即开始搬进星巢,他们拿来了供给品,成箱成箱的技术设备。他们占用了另一片居住区作为住宿点,星巢封闭起来了,这些人忙着修补星巢的破损,他们的穿梭艇挪用了星巢的反应堆燃料电池。

他们又在通往维修区的通道里设置了气闸锁,把整个区域从星巢里隔离出去了。他们还要求任何人在维修期内不得接近星巢的前端区域。

“我们能帮你们修好的,你们等着吧,”楚.海薇丽说道“我们的传感器很敏感,所以最好不要有太多船只干扰。

一周后,一艘满载着氧气、食物和调姿推进器的货船进港了。能再次从办公室里看到港口有船真是太好了,即使只有一艘。货船绕了一大圈才进港,这是很耗费燃料的。

“我不喜欢这种感觉,”妮寇说道。

杰克森回道:“这些都是加凡农公司来的货,每件都标有正规购买的标识。”

“是吗?那我想他们也能解释一下为啥一艘货船能用相位驱动器跟着我们的尾迹潜行入港吧,你向他们问过这件事吗?”

“我没有问过,”他承认道。“我想看看他们的交易是不是真诚的,看看他们能不能帮助星巢。我们还有一年半的时间等候情况好转,或者是能给我们留个台阶退场。”

她说道:“他们没有预先联络就突然开着一艘隐形飞船从深空里冒出来,这件事我还是耿耿于怀。玛丽也是这么觉得的。他们出于某种原因不想被任何人知道。”

“他们的信任证书查出来确实是属于布兰德实验室的吧?”

“确实是,”她说道。“然后我给我在布兰德实验室研究发展科的老朋友崔佛发了个信息,他说他从来没有听过这几个人。他们公司说他们的身份是真的,但是这次行动并没有记录。”

“我猜这应该是一次秘密研究。”

他说:“就算是这样,他们也是来自自由联邦的……我们现在还在和他们打仗呢。”

“我们?是地球在和他们打仗!我们是中立的。”

她严肃地说:“老板,我们不再是中立的了,我们已经帮助了地球对立方的人。”

“他们有做什么违法犯罪的事吗?”

“没有,他们真的是在建造太阳观测系统,但是你清楚他们可以用这些设备追踪船只,监视各个星球,截获通信和其他路过的东西吧?他们是大公司的人,用着不可信的信任证和超精密的传感器,甚至能从星巢观测到爱荷华州一只蝴蝶的举动。”

杰克森享用着上等品质的法棍面包,这是用那些研究人员给他们的地球产的纯种小麦制作出来的。

他分析着现在的情况:“自由联盟跟地球借用的跃迁点现在全部被关闭了。他们的战舰没法在太阳系内随意跃迁了。虽然他们拥有相位驱动跳跃技术,鉴于布兰德实验室属于自由联盟,但是现在只有少数的船只装配了这项技术。他们从星巢是无法发动攻击的,就算他们真的是在监听,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自由联盟现在是一盘散沙。”

妮寇说道:“我更担心的是他们是不是在为新俄罗斯甚至是普莱斯科特干活,联合国现在在到处建空间站来对抗这些独立组织的运动。只要联合国不想让他们行动,殖民地联盟就什么也干不了。我担心他们在干的事情更像是间谍行为而不是军事行为。”

“没错。”

她继续说道:“不管是哪种,我们帮助了他们就意味要坐穿牢底了。即便是他们的工作区和我们封闭开了,我们也不能找借口说我们毫不知情来撇清关系。”

“那,你是想离开吗?”他认真地问道,这点不管对他还是对她而言都很重要。

妮寇摇了摇头:“不,老板,我永远都会选择留下的。我只是好奇他们在干什么,我只是确保你了解这里面的风险。”

“我一直都了解,”他说。

她打趣道:“至少我现在又有工作可干了,监视咱们的客人。他们每天都在站里上上下下的做观测和研究。不过我倒是挺好奇他们在我们看不到的那一边在做什么。”

“他们是不是把伪装过的数据给你看了?”他问道。

“给了,这些数据十分细致又深奥,以我的知识水平都很难搞懂。但是看起来像是真的数据,不过就算我都看懂了我也得遵守保密协议。除非这些数据会威胁到我们的安全。”

“做的很好,谢谢你。”

他真不知道自己离开了妮寇该怎么管理星巢。

第二艘船在一周后抵达了,上面带了更多的物资和一些人员。他们仁慈地给星巢进行了一些另外的“升级”,这些工作是由自由联盟的普莱斯科特深空公司进行的。这让杰克森更加生气了。普莱斯科特拒绝了他之前的提议,这次提出的交易也还没回复,但是别人给他们付钱普莱斯科特就来送货,这明显告诉了杰克森他的地位。

整个星巢在低沉的嗡鸣声中振动着,外部的推进引擎缓缓地把星巢推回了原本的航线,他们承诺在两周内这些渡口就可以再次通航了。不过问题是还有没有货船会来星巢停留。

多纳黑博士隔两三天就来他的办公室坐一坐,按照计划今天她也会来。

“早上好,杰克森,”她向贝茨问好并走进了房间,他已经明确过不要给他冠上“长官”或者“首席大臣”这种头衔了。

“早上好啊,黑泽尔。”他给她指了指茶杯。

“谢谢,”她说着然后拿起了杯子。“我刚从对接通道末端的传感器那边回来,跟楚确认了一些数据。你知道下周你们的航站楼就能恢复运转了吗?”

“我知道,”他说道。“我很感谢你们的帮助,即便我们现在也用不上。不过起码我们不用抛弃星巢了。”

“我喜欢这里,”她说道。“这里很老旧,但是很有特点。你有没有问过普莱斯科特公司他们要不要买下这里?”

“我问过了,他们并不感兴趣。”

“那就怪了,”她说到。“我以为他们肯定会觉得这地方还能用,尤其是当初是他们公司设计建造了星巢。”

她看起来很困惑。

他问道,“你能跟我说说你们的项目吗?我虽然是个门外汉,但好歹也是上过大学的。”

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嗯,我们现在在进行几项不同的研究。我负责的项目是观测太阳色球层的涡流和波动,然后进行大量的模拟,试图还原太阳刚刚形成时的场景,还有模拟当时可能的辐射数值。然后我们对比这些数据来研究它们对于生命体的进化有什么明显的影响。到目前为止,我们人类已经发现了很多宜居行星,有一些有自己的生命形态,其中一小部分已经有了高级的有机物种。任何因素都可能影响到它们的进化。我就是一个研究生命科学的物理学家,我的工作是研究‘为什么’,他们的工作是提出‘如果说?’。”

“那你平常都在研究什么呢?”他问道,抿了一口茶水,茶叶在这里也算是奢侈的进口物资。

“米兰科维奇效应,Rujuwa效应,中微子通量的变化,主要是这几个。”

“很有意思。欸,你信不信宗教啊,黑泽尔?”

她摇了摇头:“我一点都不信,但是我对于研究宗教的发散性影响还是挺有兴趣的。如果有任何方法可以证明神的存在,我想我才会信教。你呢?”

“我也不信,但是我经常会思考宗教。”

“这其实是人类的本能——也是这些超然的存在被创造出来的原因。人类接触到了一种东西,但是不能解释它,于是就创造了一个解释。”

“安迪的项目忙的怎么样了?”

“他手下有一大帮人在帮他建造处理器、架设传感器。不过他要研究的东西是非常精密的,想要取得这些数据非常的难而且非常考验耐心。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完全封锁星巢的前三分之一的部分。”

他说道:“嗯,我亲自同意了那部分的封闭事项,虽然做出这个决定很难,把自己关在家门外确实不容易接受,但是我也想帮上你们的忙。”他也在暗中命令老罗用一个废弃的通道监视他们的工作,老罗报道说没什么异常情况。

她回道:“封闭起来对我的观测也有帮助,不过虽然名义上我是这个小组的老大,但是普莱斯科特和布兰德公司要的都是安迪的数据。所以我必须服从公司的安排。”

“有什么之后的安排是我需要知道的吗?”他问道。

“是的,一旦这里能再度运转起来,安迪需要保持一块空间不能受任何航迹线的影响,希望你能保证这一点。他无论如何都要我保证那块地方没有船会经过,但是话说话来,这里是你的地盘,你做决定吧。不过记住如果他的团队离开了,我们就得重新商量我们的条款了。”她似乎有些尴尬。“之后还会有一艘大型货船会进港,上面是一些追加的设备,还有给你的供给品,以及一些工作人员。”

“我了解了,只要你们的研究需要这些东西,我就举双手赞同。只要不会造成航空事故就行。我能再问你一个问题吗?”

“请讲。”

“为什么你们当时来的时候乘坐的是一艘高度隐形的军用飞船,而且是从深空中突然出现的呢?”

她苦笑道:“这也是安迪的要求。他明确地要求如非必要我们不能进一步破坏附近空间的纯净度,这样我们可以拿到更清楚的力场数据和其他数据。我们当时是用了一艘拖船把我们拖到轨道上的,然后离着老远就把我们抛到这个方向了。整艘船尽可能不造成任何形式的能量泄露。你也注意到了运送补给的船都是沿着同一个对接通道的航线开过来的吧。 ”

“所以按你这意思,我这港口还能不能恢复生意了?”

她露出了窘迫的表情。

“可以,但是安迪肯定会很不开心,不过他也只能接受了。我们已经为他做出了那么大的让步了,整个项目最后还是由我说了算的,即使他的研究拥有最高的优先级。”

“这就是管理和政治啊,”他说道,似乎能体会她的感受。

“就是这么回事,谢谢你的茶。我周五再来跟你聊聊,你看可以吗?”

“没问题。”

他没有提及布兰德公司对他们的身份不太确定这件事,他决定先静观其变。

她走之后,杰克森呼叫了罗弗特。

“下周我得请你帮个忙”他说道。

“啥事,老板?”

“你的那些检修拖船能不能开到星巢外边绕着转几圈?”

“就咱们现在有的这些燃料,转几圈有点困难,但是转个一圈还是够的。”

“谢谢,我之后再跟你详谈。”

他在考虑联络太空警察报告这件事情,但是官方上他们是一个中立国家。联络太空警署意味着把自己放到了地球的砧板上,任人宰割。虽然他非常好奇这些人在前面做什么,但是他毕竟还是一个独立国家的领袖,如果让地球介入了,就连随便的一个小法庭也能剥夺他的身份。

地球那边也在要求他对之前的提案做出回复,联合国太空发展局的人知道他控制着这座空间站,说是希望付给他打捞废船的价格买走这个快要报废的设施什么什么的。还说如果他卖掉,就同意不在追究那些可能造成罚款的事情了。

他急需帮忙,不然太空发展局的人随时可能出现在星巢外边把他强行押回地球。

自由联盟或者布兰德公司能不能派一些公共船舶停在周围装作这里是他们的所有资产呢?

他又拨过去说:“老罗,妮寇,咱们得开个会讨论一下以后的安排。”

罗弗特回复道:“马上来。”

妮寇说道:“我已经到了。”说着她从自己的办公室迈进了杰克森的房间。

所有人在标准重力下坐好之后,杰克森给每人倒了一杯酒,他起了话头。

“联合国,特别是地球,正在急着逼我们离开星巢。他们似乎没有耐心再等下去了,他们在不断纠缠我们。自由联盟虽然没有表态,但是很乐意援助布兰德实验室在这里的项目。我们可以猜测自由联盟如果想要维持‘自由保有’,应该会对我们感兴趣。我需要听听你们的意见。”

保罗.罗弗特吮了一口威士忌然后开口道:“普莱斯科特公司有着雄厚的资源,而且想要一个比较偏远的维修设施,你和我讨论过这事。以前你觉得这不是个好主义,但是并不意味着现在不是个好主意。普莱斯科特还是很尊重个体的隐私权的。”

妮寇说道:“问题是我们所有的设备都在前端的封锁区里面。在我们这边,就一个航站楼和码头是不够用作维修港的,而且他们还对可以进港的区域有要求。”

“你们觉得自由联盟怎么样?”他发问。

保罗撇了撇嘴。

“那得指望他们能活过和地球的战争,并且还能保持独立的状态。”

“是的,”杰克森说道。“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样的,只不过我们的规模更小,而且已经近乎被占领了。但是我不想站到可能会输掉的那一边。”

“应该是基本肯定确定以及一定会输掉,”妮寇更正道。“自由联盟那点基础设施根本不够和地球打消耗战的。联合国,也就是地球,虽然十分愚蠢地把中心放在自己那个小星球上而不是花力气开发太空资源。但是自由联还是赢不了地球的。”

保罗说道:“我们的客人很好对付。但是这些科学家并不能代表他们背后的政府,而且我们连他们背后真正的政府是谁都不知道。”

妮寇补充道:“我还是觉得他们开来的那艘船是艘战船。虽然可能被重新改造过,但是我还是不相信他们。”

“为什么?”他追问。

“商业直觉,话说回来,如果你是做生意的,你会在敌人眼皮子底下秘密地和人联系,只是为了做生意吗?我可不信。”

“对于他们的诚意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她继续说道:“这些科学家写了一些业内任何的论文,看起来似乎很合理,但是你要是跟我说就他们研究的这点破东西能得到这么多资助还大张旗鼓的占用一个空间站,我是一丁点都不信的。”

“所以?”

“所以他们可能是被雇来当探子的。”

保罗说:“有没有可能他们是自由联盟能派出的唯一科学家?”

她摇了摇头然后说:“派是会派的,但是当主管的人应当是一个专业知识更厉害的科学家。”

杰克森说道:“目前的状况是,他们是我们唯一的经济来源,虽然他们保障了我们所有的日常用品,但是我们一毛钱也没有挣来。我还在用公司的存款给大伙发工资。这样维持不了多久。所以我们最后还是得玩完,我们要不要现在先散伙,然后等着他们的科学项目结束然后希望战事能好转,或者我们可以有其他的选择?”

妮寇说:“你已经告诉了大伙星巢什么时候会完蛋,不要担心这件事。”

“但是我还是担心啊,”他说道“就这么结束一点都不公平,这一点都不合理,但是除非我们有翻身的机会,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她说道:“我还是跟你坦白吧,我已经向普莱斯科特公司的相应岗位投了简历。”

“我不会怪你的,”他说道。他没有怪她,但是他妈的,如果连妮寇都看不到出路,他也看不到。那星巢就全完了。“那我猜等你拿到那份工作的时候,我也会死了心,把星巢给关掉了。”

保罗直直地坐了起来然后说道:“我会守着星巢直到我死之前最后一刻的,反正我在地球上也没有什么可留恋的。”

杰克森还记得,自从罗弗特的一家人都死在了一次对地球“和平抗议”的冲突中之后,罗弗特就再也没回到过地球。地球上所有的人都是平等的,但是总有一些人是注定会被“回炉重造”的。

他看着他的工程师和一辈子的老朋友,这个男人在他出生前就已经在星巢上工作了。“你跟我一起走吧,老罗,咱们可以去土卫6。我想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妮寇,请你通知所有人我要重新启动撤离计划了。老罗,你的人得留下,我还是想围着星巢再溜一圈,就当是思乡之情吧。”

“好的。”

“收到。”

4.

后边来的货船的确带了更多的补给,但是也带来了更多的人员。

情况变得越来越可疑了。几个研究人员哪里要用得着这么多技工和助手呢?诚然,他们帮助星巢的不少设备做了彻底检修,甚至连表面维护和管道清理这种活都帮忙干好了。但是为什么呢?

如果他们想要恶意劫持这里,那这种方法也太慢了,而且帮助我们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连小的定期货船都不需要星巢作为落脚点了,那大公司就更不需要了。没有多少公司有这么多闲钱,而且他们为何不直接给他塞点钱给点甜头让他滚蛋呢?地球政府甚至连钱都不想给,他们想直接使用土地征用权把他赶出这里。

他必须得出去看一看,去他娘的安迪的研究吧。

当天晚上,杰克森意识到他需要一件新的宇航服。他虽然没有长胖,但是十年多时间他的体型还是变了不少。这件旧衣服已经皱皱巴巴的了,不过应该还能撑过最后的这次旅行。

罗弗特亲自开船带着他,反正他们也有检查港口通道阵列这个接口。他们缓缓地开出港口,然后加速离开了星巢。

罗弗特隔着港口指向停船通道:“咱们的新通道隔得很近,只有差不多1.5英里的间隔。”

“活干的真漂亮,”他说道,客人的工作一点都没有马虎,不论他们在暗地里搞些什么。

“现在向前端出发咯,”罗弗特说道。

他们一边减速一边开出了港口,仔细扫描了一下航站楼外部和灯塔。然后缓缓地向星巢尾端飞去。外部的巨型照明灯里的脚手架上站着一些工人,有一些是他自己的,有些是他们的。他们人现在都有50多个了,明显他们不需要这么多人。

“让咱瞅瞅这帮混蛋在干什么吧,”罗弗特说着把飞船速度降到了相对零度然后开始反向推进。“控制塔,工程师一号申请变更航道,预计进行前端观测工作。”

“工程师一号,塔台同意变更,请继续。”

窗外闪过了指示塔,然后表层土壤转眼就在他们几百米远的脚下了,对接通道和突起的小型设施点缀着这块石头,接着他看到了那些老旧的闸口,还有指挥塔,还有他的员工们。这真是一个小小的巢穴啊,也真是一个弹丸小国。这里本就不该属于任何人,而且无论如何,这里最后都会消失在宇宙里。

在他们越过由松散的小土丘组成的赤道线之前,没有任何异常的情景,但是……

“我的妈呀,”贝茨喃喃道。“你看见了吗?老罗!!”

整个前端部分的区域已经被完全覆盖进去了。外面全都是满满的脚手架和起重机,除了他看到的一些普通船只还有三艘重型拖船已经连接在星巢的前端了。这里有超过一百人在太空里作业。因为他们都聚成一堆一堆的忙着建造东西,所以他可以很轻易地数清楚人数。

不管他们怎么解释,这都是一次恶意劫持了。

突然舱里一片漆黑,所有系统都停止了。

罗弗特幽幽地说道:“我很抱歉,杰克森先生。”

“先生?我对你来说现在就只是个先生了?”

冷汗浸湿了他的宇航服。这是一次彻底的背叛,而且是充满敌意的背叛。保罗一直都参与在其中。

“我们的飞船不是没燃料了,“保罗说道。“我们是被牵引了。”他拿出了一个应急灯然后开始挥舞着它,勉强能照亮一下。

窗外是一艘大型隐形飞船,舱门敞开着,以拦截轨道向他们飞来。

“老罗…情况不对劲啊。”

“请冷静,先生。你必须要亲眼看一下。”他的语气认真而紧促。

一支侵略部队,只有这一种可能了,他们把星巢的前三分之一改造成了一个完完全全的战斗指挥中心。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他一句话都不敢说,如果惹怒了任何一个人他的小命可能就丢了。他会把星巢拱手让给这些人的,只要他们同意放他的员工一条生路,哪怕要关押他们一阵也可以接受。

哪怕是囚禁,起码也是在太空里。总好过在地球上享受“自由”。

在那艘隐形船里的人十分小心谨慎,他们花了很久才把贝茨的小船收进舱体里。接着舱门关上了,群星和星巢随着消失了,舱里比外边还要黑暗。

颠簸了几下后,舱里的灯光又亮了起来。把他们从吊舷柱上放下来的是一些全副武装的士兵。

为首的人朝他们挥了挥手然后拿起通讯器说道:“贝茨先生和罗弗特先生,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请弃船登舰,外部的气压很安全。”

罗弗特看着他,耸了耸肩然后打开了舱门。

他的船被运送到了港口深处的尽头,那里才是真正的甲板,然后锁在了一个停机坪上。当港口重新加压之后,所有人都拿下了头盔,杰克森也脱掉了头盔。

为首的男人开口道:“我们为这种情况向您致歉,我们本想迟些再向您坦白的。”这个男人看起来有夏威夷血统,身形魁梧,差不多五十多岁。他的口音听起来是格莱尼自由联邦星环的。

杰克森回道:“我很抱歉我挡了你们打仗的路。”

那人说道:“谁跟你说这事跟打仗有关系?”

“很明显啊,你们是格莱尼派来的,把我家当作一个情报基地。你已经把这里改造成那样了,而且我也没有任何办法阻止你们。”他应该发火,他也曾经有过怀疑,但是这并不能改变现在丢掉了自己家园的事实。不管他怎么做,都可能导致双方人员的伤亡,而他在乎星巢的每一个人。但是老罗……他肯定在之前爬管道侦察的时候已经知道这一切了,到底为什么杰克森你自己不跟他一起去啊!?

他回过头来看着保罗“老罗,为什么啊?”

保罗说道:“先生,我知道你不想放弃你的家园。地球一定会杀掉你的,不管他们有没有这个意图。我向你爹承诺过要维护和保护星巢,目前的情况下这是我们唯一的出路了。”

那个军官说道:“我们对星巢没有任何武力意图。”

他问道:“那你们对地球有武力意图吗?”

那人回道:“目前来说,我们在收集科学数据。”

“这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那之前我给你们传过来的数据,你有几次回复我们了呢?或者你哪怕质疑过我们吗?”

他确实言之有据。贝茨明白他们给的很多数据存在疑点,但不是完全违法的,他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这种行为反而给自己埋了坑,让他说什么都像是在极力狡辩。

贝茨说道:“我的本意是要和你们好好合作,即使在你们的行为很可疑的情况下。”

那人说:“你在为自己的利益而行动,你仍然可以继续,那些科学家们就是这么做的。”

“所以你们在给他们投资?”

“据他们声称,他们的投资方是布兰德和普莱斯科特公司。我们只是负责维护实验室和负责运输的。”

他想谴责他们这些人做人太廉价了,但是他知道租船货运的价格有多贵。

那人补充道:“我们现在不是也在给你们提供补给吗?”

这就是他给的台阶了。“那你想要我怎么做?”

“什么都不用做,你只要闭嘴就行了。我们会资助给星巢的运营,我们也希望战争能在短时间内结束。等那时候,你们就可以继续作为私人的转运和运输枢纽站了。”

他想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但同时他也没法相信这个男人能保证履行诺言。

他回道:“所以我注定要在一场我不想插手的战争里选一边站队?”

“决定权在你,”那人说。“当泥石流来袭的时候,石子是没有权利投反对票的。当战争袭来,而战火还没有蔓延到这里的时候,你有选择的权力,不过你没有不选的权力。”

贝茨可以选择加入他们,或者被他们囚禁。不管哪种情况地球都会把星巢视作地方并作出相应行动。自从他的父辈占据了这里之后地球就一直想要拿回星巢了。

“我至少要告诉我的大副,”他说道。

那人点了点头:“可以,但是只能面谈,而且必须只有你俩知道,不能有其他内部员工。”

即使有机会他也不可能告诉其他人的,如果他这里的消息传到地球那里,即使地球相信他们是无辜的人质,地球也会直接摧毁星巢和他的家人的,而且还会控告他们。

地球曾经攻击过一个自然资源丰富的小国家,并把它作为一个政治筹码要挟其他人。同样,如果星巢有政治意义,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攻占这里。

“我想要作为中立国家。”他说道。

对方严肃地说道:“我们也想保持中立,先生。”

两人的对话有着一种排比性的讽刺意味。

杰克森说道:“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同时我也没有什么可以得到的了。那你们能给出什么条件呢?”

那个体型魁梧的官员伸手从兜里拿出一瓶酒,痛饮了一口,然后把酒瓶递给了贝茨。他在做出这一系列动作时,肌肉嘎吱作响,并不是他想要表现出威慑力,而是他就是那么强壮。

“银桦树。有人认为这是自由联盟最好的酒。”

这么做有失正式,但是他们现在在一个卸货港口,周围堆满了装货的设施。贝茨点了点头接过酒瓶,喝了一口,酒水的香气从咽喉顺流而下,意犹未尽,真他娘的好喝。他听说过这种酒,但是即使是一颗小行星的头头也买不起这么贵的进口货。

“很好喝,”他淡然地说道。

官员说:“就现在而言,我可以设法增加现金资助,以‘维护设备费’的名义。我向你保证在我们在这里的期间只有非战斗飞船会停靠。这对我们都有好处,如果你还想跟我要员工的工资和其他的费用,我也能批准。”

他的态度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不管怎么样,如果贝茨想要出卖自己,他也不会贱卖。

他接着问道:“那如果我被联合国军攻击了该怎么办?”

“在那种情况下我们也会被攻击。”

“是的,但是在那时我的身份怎么说?”他逼问道。

“那种情况发生时,你将被视为我们的盟友,我们会尽最大努力保护你的。我们也需要一个后勤和修理站。”

杰克森说:“我会让我的大副起草一份正式的协议,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会把你们继续标注为租户。”他想让自己人定规矩、写协议。

“可以,”那人同意道。

成了,只是……“那战争结束后,会怎样?”

“你想怎样?”

“首先我们要拒绝所有自由联盟的船只停靠我们的港口。”

官员摇了摇头说道:“对于我们的法律系统来说,这种要求是不可能实现的。”

“那你的意思是?”

“我们可以大力推荐我们的船只来使用你们的服务,如果你了解过我们的文化背景的话,你会知道我们是一个巨大的社会联合体,而且我们非常注重盟友间的互帮互助。”

“那是再好不过了,”杰克森说道。“不过我需要一些比推荐更强的东西。”

那人坐下思考了一会,杰克森在一边等着。他朝四周看了看,在场的另一个官员还是充满警惕,随时准备听令行动。他猜这个人就是负责建设军港的官员。

深思熟虑后,那人说道:“我能保证你的小领地在十年内保持现在的规模,不过要扩展生意你得自己付钱。”

他的目的达成了,他会受到资助并且欠自由联盟一个大人情,但是星巢还会保持独立状态。他们没有强占,没有威胁,更没有试着收买他,他们尊重星巢的主权和独立。

首席大臣贝茨正式地向那位外籍官员致辞:“出于无奈和极度的不快,我接受这个提议,并将给与你们庇护所。前提是我的人民作为非战斗人员和非参与人员都能得到适当的待遇”

“那么,先生,”那个人说道,伸出他的右手,“作为一个自由联盟官员,我向您保证。”

贝茨握了握他的手,然后不确定接下来该说什么。他转身看向保罗然后说道:“不管是生是死,老罗,我们都会留在这里,留在我们的家里。”

他的老朋友咧嘴笑道:“我们永远都不会离开星巢的,先生。”

(完)

回复列表
  • 熋焸焽

    我认真了一下,你这半径是500米,半径1000米时,需要63.47s转一圈才能产生1G的重力,也有可能我看错了,我也懒得计算,数据来源是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7309839。我记得靠旋转产生的重力不靠谱,估计原作者也没想过这事,科幻的硬科学必须认真对待。

    2021-04-11 21:3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