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栈

这是一个纯粹的网络科幻社区,汇聚一群来自天南海北的科幻文学爱好者,在此交流科学之美、文学之美。

雨街记

雨在这夜与昼的交错里变换着方向与形式,从一栋楼房转击向另一栋楼房。然而这雨滴终究是会落在街上的,在黑与白的交界处不断地弹起、交融,进而凭借重力、阻力与张力共同分裂为类雨滴,或重新重复如此范式,或与新落

林声/同苏平

2021-10-17 13:42:27

雨街记

雨在这夜与昼的交错里变换着方向与形式,从一栋楼房转击向另一栋楼房。然而这雨滴终究是会落在街上的,在黑与白的交界处不断地弹起、交融,进而凭借重力、阻力与张力共同分裂为类雨滴,或重新重复如此范式,或与新落的雨滴交混开始新的重复。稀落的行人便在此街间撑着伞向着预定或非预定的目的地踏出一步又一步,只闻得这雨落在参差不齐的石砖上与其撞击而侵蚀所成的清铃之声均匀地洒在这城市里。

我像那些行人般撑着灰黑色的钢伞,走过一个又一个随机开闭的单个或通连的店铺:店铺里充斥着惨白而又宁静的白色光芒,仿佛对街间的雨产生了不可控制的抗拒,又将入店的邀请传送到每个行人的潜意识里。可为何未见有行人被这灯光夺去呢?在这模糊的视景内里,我在这十字路口的角头伫立,望向前方的交通灯:行人的,车的;又望向左方的交通灯:车的,行人的。这不对称里的对称却使我迷惑:是向前吗?还是左行再向前?红灯变成了绿灯,于是从路牙走下,我继续向前走去。路灯开始浮现出分形般的周期,但我只感觉到那碎裂的路面在脚下起伏。

也许下一个十字路口的书店是所谓的目的地,但这目的地却无法真切地被认同;可又还能向哪里行去?华灯内饰的厅堂也对我产生了排斥的力矢,于是我停下来,伫立在某一个花坛边:这天空似已向着黑暗的夜空无摩擦地缓缓滑去,花瓣已然与叶一起伏于泥土之上。行人依旧是如此的稀少,远灯的飞驰在这宽阔的大道上行进着,将雨幕一层层假性刺穿而过。于是在这样的前行里,我便只是伴着长息的声音向前走去,无法生出那真切的喟叹。嘀嗒,咕咚。这又是第几滴流下的汇聚雨水了?又似是那街边下通的漏水的雨水管的鸣响。即使屏蔽尽那雨之声响,但这雨没有一点趋弱的信号显现。

路灯递次在前方与后方亮起,雨滴便在这穿迁通透的散光中闪现,于是我的眼前现出了一组如随机般断继组合起的幻灯片,可却未有人能破解这永恒的雨之歌。我想起那因果自相的循环,以及在这循环自动机的残骸上所堆构起的过往的史河:那又将到这里来吗?抑或是在此注入广阔的大洋?然而无人解答,也无人为我解答。这又是什么样的生生不息的波涛呢?我遍望四周,将这雨街永久刻录在记忆之海里。

孑然行路固然是无聊的,但不孑然又能胜过多少呢?况且我又能在何处找到这所谓同伴呢?行人无穷不断地延续着,一直通向那午夜的新的钟声。但我却终究不得成为永久的行人,只能彳然亍然地在行人里等待。楼厦的幽光是蓝色的;在这蓝色幽光的映衬下,我终于见得了某种奇异的暗影,旋即成为了一份短暂的过去。我在这雨街里重复着巨大的范式,终至那绝对的子夜在我的眼前消亡殆尽。

回复列表
  • hay

    转移到新网站了,sf.1meji.com,去注册个账号,我们帮你把文章转过去。
    2021-11-02 12:0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