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栈

这是一个纯粹的网络科幻社区,汇聚一群来自天南海北的科幻文学爱好者,在此交流科学之美、文学之美。

鲸落

鲸落 (启幕再改版) (1) 雨淅沥沥下了一整天,直到第二天早上打五更的时候停了。天还昏着,星子也依稀能看见一点,一轮弦月低垂,看不出半点破晓的迹象来。整一个海面上都盖着一层厚厚的雾! 在白森森的沙滩

弘明主角

2021-09-14 01:15:35

鲸落

鲸落
(启幕再改版)
(1)
雨淅沥沥下了一整天,直到第二天早上打五更的时候停了。天还昏着,星子也依稀能看见一点,一轮弦月低垂,看不出半点破晓的迹象来。整一个海面上都盖着一层厚厚的雾!
在白森森的沙滩上有两道脚印,一前一后。打三年前出海遇险,海子爷的船撞在石头上碎了,人也险些命丧黄泉。海子爷被自然力夺走生计,只好在海边的一个高坡上开了一亩半地,种什么呢?沙瓤瓜。
刚下完雨的沙地是很爽朗的,风势很紧,吹的人要散架子。
海子爷今年七十出头,身子板好,看不出有七十岁,在这种天气里打赤膊,裸着上身也无妨。海子爷还有一个虚岁五岁的小孙子,背也驼,头发也白,在去年冬天中风后落下个跛脚的毛病,拄着拐杖跟在爷爷后面。风简直要把他吹上天了。
把瓜种在高坡上是凯尔出的主意,他对这儿熟的很,说种在这儿保放心,躲得过狄拉克海的涨潮落潮。听了凯尔的话,过去几年里,海子爷的沙瓤瓜一直丰收,按理今天也不例外。然而,他心里虚,海岸石壁上的黑色印迹暗示了昨夜时间潮汐的高度,有那么高。
他心里没底了。
果然,快到瓜地的时候,他瞅见地上一个西瓜,人眼一看就没了。他吓得丢下车子,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坡上一看:一大片概率西瓜躺在地里闪烁不定。自己的瓜地被泡了一多半,今年的收成就这样吹了。
海子爷脱力一般坐在地上。听,有鸟鸣,然后又是一声。沙滩被静谧蒙蔽了。
许久,孙子跟上来,用拐杖撑着身子,慢慢坐下,看着颓然的狼藉,打破了沉默。细而衰弱的声音在今天的海滩上格外渺小。
“爷,我渴了。”
爷爷一手扶着地,爬起来,从糜烂的瓜地里挑了个柚子大的西瓜,用腰间别的刀杀开,汁水流了一地。爷爷把瓜递给孙子。
“爷。”孙子吃着瓜:“我们瓜地没了。”
爷爷点点头,眼睛已经红了,但说不出话。沙滩上又陷入沉默。
不知不觉中风弱下来。远处海面上,云破了个窟窿,撒下光,有一群飞鱼跃出水面,它们的鳞片都闪着光。孙子的瓜吃完了,正拿手绢擦嘴。突然水面上一闪,出现一个半兽半人的模样,紧接着又消失。
太阳起来了!
爷爷站起来,扛着锄头,决计重新来过。他来到更高的地方,使劲儿挖动了新瓜地的第一下。他的眼里又有了新的期望,新的瓜地仿佛长成了。他浑身像个大蒸笼,在秋天的早上冒着白烟。
太阳落下的地方正走过来一个人。海子爷扶着锄头咧开了嘴,向他挥手。
一个新的希望俨然在这块地上展开……

回复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