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栈

这是一个纯粹的网络科幻社区,汇聚一群来自天南海北的科幻文学爱好者,在此交流科学之美、文学之美。

鲸落

(1)这是梦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时间的车轮滚滚向前,每一个参与其中的人无法窥见全貌。也许是天谴,也许是原罪,又或许只是一场梦。 也许,那些日子要永远地消失在时光的彼方。 除非…… 阳光穿过塌陷的屋顶

弘明主角

2021-09-09 00:50:22

鲸落

(1)这是梦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时间的车轮滚滚向前,每一个参与其中的人无法窥见全貌。也许是天谴,也许是原罪,又或许只是一场梦。
也许,那些日子要永远地消失在时光的彼方。

除非……

阳光穿过塌陷的屋顶,照在发霉发黑的墙根,厚厚的,衰败的蛛网记录下时间的流速。有时候会有一阵风穿堂而过,带来那个世界的气味。等走廊里的空气平复,时间似乎也就此凝固。

这是梦!

 一只易拉罐被剖开胸膛,架在炭火上,哔哔啵啵的响着……有水滴飞溅出来,落在地上,很快化成一个温热的白点……
有时也会看到蒸发的水珠从空中析出,聚集起来,回到易拉罐里,刚才沸腾的水转眼平静如初。
沉默,到处都是无言的沉默,压得人喘不过气。

然而,这不是梦。

阳光只照亮走廊的一角,暗的那边却有一双亮着光的,是眼睛。
有人……
他把仿佛有无数口袋的外套里外都摸索一遍,一无所获,只好捅了捅火。火星时而窜出,在空中缓缓熄灭,最后都打着旋消失了。
突然!火一下子熄灭,复又燃起。
干柴驱散了腐朽的气味,他起身踢灭火堆,靠墙坐了下来,独自看向墙角一张薛定谔的蛛网。
一只概率蜘蛛在那儿结网,下一秒等待它的则是死亡。
他的意识逐渐的模糊,模糊……
大楼里也愈发昏黑起来。
时间潮涨了上来,淹没了大楼的底部。

在四处充塞弥漫的黑暗里,有一扇不知在何处的门和来自遥远时空的女人的哭嚎,不时打破沉默。在男人断续的梦中啸叫不停。

PS.这是我首次写文,还请多多指教,本文是一个系列故事开头的一小部分,后续内容有待斟酌。

回复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