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科幻小说

置顶文章

花毛兔

2021-07-23 08:40:07

《脑盒》第一部:永生,接26段

为了方便下拉阅读,所以另开一贴,25个一组,这样好阅读。


026


  对于学恩薄学老头说自己是自杀转换成脑盒,苗苗很惊讶,苗苗问学恩薄就那么信任自己的朋友吗,万一朋友没有好好转换脑盒怎么办?学老头说:“这个不用担心,我邀请的不是一个朋友,是一大帮人,都是权威,转换很棒的。”

  苗苗这时基本上可以猜测到学老头生前是干什么的,肯定是个科学家,而且还和脑盒研究有关,苗苗问学老头是不是?学老头点点头说:“猜对一半,我除了脑盒研究还有人体生物,整体来说我不单是个物理学者,我对化学也很感兴趣。”

  苗苗心里佩服:“人体生物学,这是人类一直以来研究的科目,但突破都是非常缓慢,脑盒转换是物理学和生物学的一大突破结合,这学老头难不成就是当初这项研究的奠基者??”苗苗问学老头脑盒转换的技术问题是谁最先突破的?是学前辈吗?

  学老头哈哈一阵大笑,学老头说:“人类脑盒转换具体是谁最先成功的,界线不是那么明显,为了这项研究,人类磨合了很长一段时间,中间还有很多人为此牺牲,有公家的有私人的,都想长生不老,有些心狠的不惜冒犯法律,用活人秘密做试验,等等等等,血的代价,生命的代价,那个不堪回首的年月啊。”

  苗苗迷糊:“学前辈,我想知道你印象中的第一个脑盒人。”学老头嘘口气说:“那得一万年以前了,叫首人,这是当时人们给他的称呼,因为他是第一个成功转换脑盒的人,思维很清晰,可以独立思考,有创新能力。”

  苗苗问:“从那以后,人类就开始大规模脑盒转换了吗?”学老头:“算是吧,那儿以后,人类在脑盒的研究上算是取得了真正的突破。”苗苗问首人现在的脑盒还存在吗?学老头闷一阵说:“不清楚,应该还在,毕竟他是第一个成功的脑盒。”

  苗苗:“怎么会不清楚,这么重要的脑盒应该全人类都明白在那里。”学老头苦笑:“一万年,我们人类虽然早就全球融合,可不公平的冲突还是有的,首人诞生一千年以后,就淡出人们的视线,人类脑盒已经泛滥,大规模太空移民已经开始,也许首人去其他星球了。”

******************待续。。。

诺荆

2021-07-04 16:17:09

异星危机三败归

异星危机三败归
NG作出迎敌的架势。破败的战甲似乎已经无法支撑他继续在这个异星存在。看上去摇摇欲坠随时会随着外力的介入分崩瓦解。运输船推进器渐渐熄灭直至待机。纷乱的砂石尘土里两个高大的人形战甲终于出现在NG的视野里。 两架战甲身躯相比NG的战甲更加苗条,集成度更先进。 两者间距二十米左右。逐渐消沉的黄沙里,两人并没有大动作。像是在等待对方的回应。NG知道,他们在试图通过无线电连通NG。 “重载无线模块。” 其中一架略高的战甲有些不耐烦了,看他背后的隐隐有幽幽的蓝光闪烁,同时带起一阵阵规律的尘土。 “完成重载。” 一重载NG脑海里就响起了熟悉但又有些模式的声音。音色语气都和他记忆深处的那个声音一模一样,单又无比陌生,似是而非,或许那是无可替代的。“如果你再不回复我就要动武了!” “你们要做什么?”NG立刻回复。 “诺,你同我们回去吧。” 一个动听的声音传入NG脑海,字字冲击灵魂。似在叩击他内心深处的禁门。NG拼命摇头,要把她的影响赶出去,他知道,她不会是她。战甲随着有动作。只是马达如同困兽哀鸣,动作迟钝而无力。似要散架。 那男人可不会惯着NG。见她有如此动作,拨动蓄能池与推进系统,顿时暴起,执起右臂的巨刃就向NG扑来。NG没有多余的反应只是咬牙应战。独臂执挡于前。“你做什么!”那个女声惊呼,就要追赶,可是并未提起蓄能只能驱动战甲飞奔,力求挡住他。“老姐你别和他啰嗦,我这就把他给你带回去!” “嘭——”随着那战甲的飞跃而来巨刃在地狱使者残破的左臂上顿时爆出巨响和刺眼的火光。地狱使者机身受损严重无以力敌。受到劈砍执挡一下便踉跄后退。 那机甲还要乘胜追击执右臂前冲要力图卸掉地狱使者右臂的功能主体。紧随而来的另一架战甲此时已经蓄能完成,驱动推进器,冲在其侧后用右手体刃加速到其前。“嘭——” 那机甲被弹开,顿时改变冲击方向。“哼”男人不得不驱动推进器,抵消冲击减速挺于一旁。“你这是做什么”男人有些气恼,“卸了他的装备不就可以把他带回去了,还和他啰嗦什么。”机甲收起巨刃,无奈地在一边双手环抱起来,看着被击退的地狱使者。 “好了。” 女声的发出者。那台体型略小的机甲伸出右手同时收起体刃,“和我们回去吧。”地狱使者艰难地驱动头部,看着眼前迎接他的机甲。“我是不会回去的。” “恩?” 一边的男人立刻有了反应,体刃,破空而出。“可别吃软不吃硬,我们是客客气气的,一会儿他们来了就不好说了。”他扭动身躯看了

诺荆

2021-07-04 16:15:48

异星危机二追击

异星危机二追击
“面甲打开。” “嗤——”面甲打开,NG闻声已经憋足了一口气,准备一睹外面的情况然后再让战甲合上面甲。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石窟,洞口高三米,漆黑似深不见底。NG操控地狱使者环视了一圈周围的环境——这洞窟周围是犬牙交错似的石林。 粗细不一,有的大如山墩,有的细如刚长起的树苗。在石林远处的天边,那挥之不去的阴霾。像是天上的巨大乌云,其中好似有万般雷霆在酝酿,随时雷雨倾盆聚下;丝毫觉察不出这里曾经有一场地狱般的烈火熊熊燃烧过。 阴霾之上有一个庞然大物,庞大的体型才叫遮天蔽日,阴霾在其之下,显得不足为道。尽管NG与之相距甚远但是还是感受到了身下于庞然巨兽之下的压迫感。他已经忘记了可能会灼伤他呼吸系统的空气。不有资质地吸了一口气。 明显的窒息感,也调和不过出于本能的压迫感。 “合上面甲,让我离开它……” 慌乱中NG试图操控战甲让自己离开巨兽的“视线”。可是战甲不为其意志所动,冰冷的合成音为他的恐惧增添一丝绝望。 “拒绝操作。” “为什么?” 一副信息密集的地图映入NG的视网膜。地图上有一条树状的动态路径,在“乌云”内出发前进分流出多条路径,但是最后都汇聚于此——石林。“没有充足的能源……”看到最后的结论心中一凉。 地狱使者没有收起地图,拖着无法使用的右臂,像是一只决斗摆阵侥幸的斗兽一颠一颠地走进了洞内。喇叭状的岩洞让地狱使者不得不屈身其中。 “进入待机状态。” NG不安于那个巨兽的存在,不安于对这一切的未知。 “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告诉我你所知道的一切!”NG变得强硬,这或许就是该对机器的态度。地狱使者直接调取了存储器内的所有与之有关的资料,一股脑地投射入NG的视网膜。洪流般的信息经由视觉灌入他的脑海。这些信息和那些沉默的回路碰撞对接。过往的一切跑马灯般再现。 “报告机体状态。”机载人工智能处于本地模式(断开与母舰的连接)右臂传动失效已断开链接环境感知系统全面失效能源剩余百分之5其余系统正常…… “解除引导模式。”NG十分老练地绷直后劲卡入后方的槽位中。后颈的电极片与机体的操作系统连接,随着一股麻痹感十足的电流经由交互传感系统涌入他的颅内。像是癫痫又具有高潮一般,抽搐了几下。右臂无法动弹,但是其他部位传感良好。他调试性地活动了活动了一下手指,驱动机体蓄力。机械摩擦碰撞声,还有电机的嗡鸣声在岩洞喇叭状的结构下变得十分悦耳。 “如果我失去了生命体征,请销毁我的躯体。” “了解。” 虚弱的躯体已摆脱,他现在即是地狱使者。长达数年的冬眠让NG这肉体凡胎承受着冬眠综合征的影响。躯体的代谢系统以及神经系统都变得羸弱迟缓又经过前面的折腾,低氧环境和恶劣的辐射污染,他随时可能死亡。NG神经紧绷将注意力集中在岩洞之外的环境之中,每每有强风带起飞沙走石都让他倍感压力。或许下一个风吹草动就是敌人的飞行器造访。 岩洞外的光线开始渐暗,NG时刻紧绷的神经也到了耐受的极限,他的眼皮开始不由自主地向下耷拉,呼吸放缓,心跳放慢。仿佛他的没一个细胞都在催促他休息,哪怕是合上一会儿眼睛闭目养神一番。 “增加神经传感电压……” 他费劲地从口中挤出这几个字。又是一阵抽搐。心脏节律被打乱,呼吸变得急促。涣散的注意力再次被提上线。他有预感,敌人已经定位到他了。 “只需要模拟脱机人工智能就可以毫不费力地锁定他目前的位置”他自言自语,“或许我应该自己做决定” “对,哪会儿那个不是我,不是我的选择……”突然岩洞上空传来一阵呼啸,尽管是一啸而过,NG很清楚按照一般的战术指导,现在这片石林上空已经有数架无人侦察机在勤勤恳恳地扫描这里。 “呜——” 是小型无人机的嗡鸣声。 NG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那玩意在岩洞上方飞行。NG已经准备好殊死一搏了,他现在是蛰伏的猛兽。他用神经传感器预备好了武器系统,虽然只有近战武器。 “呜——呜——”声音已经非常接近洞口了。NG缓缓控制面甲打开,只见红色的激光网格已经照耀在洞口。面甲完全打开,地狱使者内的NG右拳一握,战甲猛地迸发出去,同时左臂侧刃弹出。无人机也已经感知到岩洞中异常的响动,快速降到洞口前。 NG将左臂横在面甲前,一刀将之一分为二。NG快速反应用余光扫过天空——数台无人机正蜂拥而来,试图消灭NG。NG高速机动起来,在石林中灵活走位。其中搭载武器的首位无人机更是发动机炮,追踪着地狱使者疯狂扫射。 其余的无人机则是发起了自杀袭击。呼啸着撞向地狱使者。NG熟练地控制地狱使者躲避着自杀袭击。无人机在他的身边爆炸,破片打在机甲上,让地狱使者反应延迟了半秒。雨点般的子弹就倾泻而来。 “叮——叮——” “嘣——” “装甲严重受损。” NG立刻控制动力爆发,下肢全力爆发让地狱使者窜了出去一个翻滚承接,接着在石林狂奔。无人机接到的命令并不是击杀NG,全程没有使用致命性武器。NG并未再被无人机攻击。他知道到来捉拿他的人到了。 一艘高速运输机破空呼啸而来,声音尖锐洪亮。攻击队形的无人机像是听见了真正猛禽的驱赶,立刻作散开,向别处飞去。 这些无人机还有其他任务。 运输机在减速至NG上空。发电机尾焰掀起一阵炙热的高压气流。NG不得不控制战甲合上面甲,摆出作战姿态。此刻地狱使者多处装甲被击破,能源以及严重不足,根本无法迎接接下来的挑战。运输机的舱门打开,两架更为高级先进的战甲从中越出。不带任何的减速动作,径直坠在地面。地表碎裂,周围的石柱也无一幸免。

诺荆

2021-07-04 16:13:52

异星危机一陨落

异星危机一陨落
火海中,火光掩盖过了日光,其中不时爆出火花还有巨响。这地狱一般的景象中,一个身形在火焰中摇曳。他似从地狱来访人间的使徒,又如妄图摆脱炼狱的可怜人…… 在烈焰的噼啪声和空气嗡鸣声中隐约听到马达的嗡鸣,这个微弱的声音和那个在火焰中的人形摇曳的频率和幅度几乎吻合。 随着人形在火焰中缓缓走出,机械的传动声越发清晰。人形以及清晰可辨。在炙热涌动的空气的透视下,那人形正如地狱来犯的使徒。身躯高大,修长,皮肤是白铁色,四肢棱角分明,上面沟壑清晰。在火光里他那对眼睛散发着幽幽蓝光如同鬼火一般。 使徒的表面覆盖着一层水汽一样的场将之完好地包裹着,只是那层水汽和传动的嗡鸣声一并变得有些微弱。场和传动的声音就像是来自地狱的亡灵,声嘶力竭地哀嚎。力场薄弱的下肢部分特别是末梢的脚部,在高温的燎烤下出现了熔融现象,在地面留下一个又一个的脚印。 亡灵们竭尽全力,驱动这台地狱使徒走到了极限的位置——也就是在这里一颗巨大的岩石边。这里就是地狱和人间的交界处。使徒停下脚步,幽蓝的眼睛背对着地狱的烈焰缓缓暗淡。其完整的躯体得意曝光于日光之下。地狱使者发出最后的力气,运动其躯干的系统,随着十分疲惫的嗡鸣蓄力,尔后猛然打开躯干和四肢,将一个人弹射了出来。不偏不倚地弹射在岩石后方。 他。他就是妄图摆脱着炼狱的可怜人…… 可怜人即将迎来他来到人间的第一次劫难——“轰隆——” 地狱中熊熊燃烧的烈焰开始不安分起来,它像是暴怒于有罪者逃出了他罪有应得的炼狱。狂怒着,整个地狱都在愤怒。地狱的中心是一个尖锐的宝塔,这个像是恶魔的居身之所。不过细看他却像是人间的东西。像是倒插在地面上的飞行器。 飞行器周围同样有一层力场,但是在接二连三的爆炸中逐显疲软,最后在热浪的扭曲下以及无法与之分辨。周围的力场开始转化为躁动的电弧,在火焰中扭曲摆动,像是一群毒蛇回光返照般的挣扎。 无济于事。电弧各自摆动汇聚,逐渐变成一个刺目的白球,在火焰中如同一颗巨大的白矮星,在火光中尤为显眼。 “呲——呲——” 周遭的空气被电离,微不足道的化学反应在之下显得微不足道。随着光球的凝聚聚现,被电离的空气开始传导出大量电弧。这飞行器俨然成了一个特斯拉线圈一样的存在。电弧有序地在略见势微的火焰中扫荡着金属破片。 将之关联作用。 有一道独特的电弧沿着地狱使者的路径一路高歌猛进,试图与使徒取得某种联系…… 炙热的气浪和空气中躁动的电流都在无时无刻地刺激着从使者中

花毛兔

2021-06-29 12:48:08

《脑盒》第一部:永生

《脑盒》第一部:永生

001


  爷爷要死了,苗苗趴在爷爷的病床前,静静的看着爷爷,没有眼泪,也不难过,就像看日落那样平静。爷爷的鼻子上戴着呼吸,眼睛微张,有气无力,一直手抓着苗苗的手,该说的话已经全部说完,剩下的话爷爷说等脑袋转移了再谈。

  一个医生在病床前查看仪器上的数据,不时记录一下。两分钟后,爷爷停止呼吸,心跳仪上的波纹变成直线。苗苗站了起来,苗苗看着医生收拾爷爷的尸体,医生把爷爷的尸体用布盖上推进一个透明的医疗室,苗苗站在玻璃窗外观望。

  在透明医疗室内,爷爷的尸体被平放在一个平台上,头被一个机器手卡着,随着医生的操作,爷爷的头被一个圆形的仪器罩住,圆罩内,蓝光闪闪。苗苗在玻璃窗外静静的看着,半个小时后,蓝光熄灭,医生从旁边一个衣柜一样的机器里拿出一个盒子,盒子比足球略小一点,医生把盒子左右翻翻,又拧上螺丝什么东西,苗苗没看清楚。

  收拾好,医生抱着盒子走出医疗室,医生把盒子递给苗苗,医生说:“苗苗,你爷爷的脑盒,是在这里打开,还是你回家自己打开。”苗苗看着那个脑盒心里木木的,脑盒苗苗不陌生,可亲自从医院领取脑盒苗苗是第一次。苗苗把爷爷的脑盒抱在怀里抚摸一下递给医生,苗苗说:“还是在医院打开吧,我怕回家出问题。”医生笑,医生接过脑盒放在一个桌子上用手启动一个按钮。

  脑盒就像一个微型电视机,比电视简单,就一个按钮,医生把按钮按下,屏幕上闪烁一阵出现爷爷的面孔,爷爷睁开眼睛,像刚睡醒一样。苗苗趴到脑盒前问爷爷感觉怎么样?屏幕里爷爷一脸微笑,爷爷说:“只有视觉和听觉,没有其他感觉。”

********************待续。。。

张玦、

2021-06-24 19:07:51

这里人好少……

各位大佬们,我是个萌新科幻小说作者,在17K小说网写了本长篇科幻小说,目前在更新第一部《人间失序》。

讲的是未来一家生物公司用来实验的一种原生裂殖生物泄露,造成全球性的危机,同时也是出自该生物公司的一项基因工程项目实验,引起了几乎颠覆整个人类文明的重大发现。

小说中心主旨意在对人性与生命的探索,也浅谈人类文明在宇宙中的角色与未来灾难对人类文明的影响。

其实也就是想来分享一下作品,科幻小说在主流网络文学平台似乎没有太多受众,没人看很灰心。有人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