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交流

熋焸焽

2021-05-18 22:47:31

声明变量和赋值

至于我为什么用这个标题,也是一时的脑洞,错乱的思维把相似的逻辑混在一起。

本文的主要目的是帮大家讲解如何命名(作品名、人名、物名),以及通过什么样的思维撮合出一篇不靠谱的科幻作品。

从哪一点讲起,我也没有一个谱,毕竟思维是发撒的。如果把这种思维定性化,列出固定的关系框架,我估计设定的作品数量是有限的,只有无限开拓的联想,才能创作出无限可能的科幻作品。

三分地

2021-05-07 19:41:35

暖冬

%E7%BB%83%E4%B9%A0%E7%A8%BF5-2.jpg

“核武器的使用是无法饶恕的罪孽”

战争让家园变成了废墟,世界变得黑暗寒冷。强烈的生存欲望和重建家园的坚强信心,让幸存的人们在这个严酷的世界里与饥饿寒冷进行着殊死的抗争!感谢上帝垂怜,愿人类薪火不息......”

这是郊区唯一的一座还在运行的生态大棚,其他几座都因为能源不济荒废了。这座棚的能源来自于山坡上那一千多亩的太阳能电池板阵列。电池板很多都坏了,一些毁于战争时的轰炸,一些是自然损坏,剩下的三分之一还算正常。这座太阳能电厂的电力让这座生态棚里的300多人生活了4年。电力抽出地下一百多米深处的地下水来灌溉温室大棚里的植物,让人们能有食物。电力提供了通风和供暖,让人们能躲避外面的寒冷,不被冻死。因为这里的人们已经没有修理电池板的能力了,所以这些剩下的电池板阵列,成了人们活下去的唯一依靠。

这是战后的第12个冬天了,到处是一望无际冰冷的砂砾。站在昏黄的阳光下,感到的只有被风带来的寒冷的空气。以前的这个季节,有的地方会飘雪,那是一种美丽的景象。而现在,到处是荒漠,破败的城市废墟,飘舞的,只有黄沙。数千年的人类文明如白驹过隙,消逝在了时间的洪流里。

今天天气还算好,淡淡的阳光洒在巨大的棚顶上,棚顶反着柔和的白光,很温暖的感觉。棚南边的配电房里,工程师李静正在检查蓄电池组。这些蓄电池很多已经快报废了,存电不足。李静皱着眉头,她长得很清秀,但因为现在生活条件不行,她也没做保养,所以面色有些憔悴。如果在以前,以她的身材和长相,打扮一下,肯定是大美女了!但现在,就是个很朴素的样子,她才22岁,但看起来已经像30岁了。

李静检查出几组电池已经彻底老化,外壳都鼓起来了。她麻利的断开这几组电池,把它们拆下来。只要外出搜寻物资的人找得到合适的电池材料,就能翻新这些电池,再用两三年吧。外出寻找物资的这些人的队长是王岚。王岚是李静的爱人。王岚是个很有能力的人,每次他们外出都能带回很多物资。可以说,没有他们的勤劳工作,生态棚的人们的日子是过不下去的。人们都爱戴他们,一直感激着他们。

突然阳光变暗了许多,天上传来轰隆的引擎的鸣叫。一只型如大鸟的飞船正在降落,它投下巨大的影子,空气更寒冷了。轰鸣声越来越大,震耳欲聋。飞船正在接近地面。这艘飞船引擎还是比较古老的燃料引擎,通过燃烧压缩的氢产生推力。听到这熟悉的引擎声,静就知道是岚他们回来了。

人们合上电闸,在电机驱动力下,机库的穹顶开始慢慢打开。岚熟练的操纵着飞船徐徐下降。让脸上带着微笑,他今天很高兴,因为他们找到了很多有用的材料。岚虽然满脸胡茬,但是还是很英俊的,他个头不算很大,有一米七多的样子。

随着飞船的高度降低,气浪把机库里的木箱都掀翻了。人们赶快跑开,躲到机库外面去。飞船停稳后,熄了火,轰鸣声消失了,安静了下来,人们又围过去,和飞船上的搜索队成员一起把物资搬下来。(待更...)

%E7%BB%83%E4%B9%A0%E7%A8%BF4.jpg

保安枫

2021-04-13 21:47:57

报道

我也来了哈哈哈

Lemonrustylake

2021-04-13 13:15:50

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写完的长篇

的一部分。

我现在主要在写短篇,还有屯一个公众号什么的……这只是爱好上的。而现实还有极大的问题,所以自然未知年份才能搞定,先放个起意写完的开头供大家一乐。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周围除了公交车自带的车灯以外没有光亮,在郊区很长一段时间里如此。刘取出包里一个冰冷的水壶,倒了一杯合成果汁,冒着类果葡糖浆的浓厚的淡淡味道喝了下去,紧接着就是眉头一皱,果汁估计是放了一两天了,以至于在牙齿中间塞住了,过一会大概率就消失了,好吧。

虽然郊区里黑漆漆的一片,与市区里灯红酒绿的繁华街道和到处巡逻来巡逻去的十七局员工比起来简直危险到了极致,但是毕竟车票非常的便宜,所以刘回家总会选择这条道。

除此之外的原因还有刘本人就是十七局的员工,身上能够配备枪械和许多精良的防护设备,虽然说大部分时候没有用,路边的抢劫犯大多衣服都是防弹布料,但是毕竟远程的优势过于巨大,抢劫者扛着特大剑也会因为对面的小手枪而畏惧三分。这也是一个原因,又一个除此之外的许多原因就没有必要细说了。

公交车上除了他以外一个人都没有——应该吧,反正除了车灯照亮的前面的土路以外完全看不见任何东西,这种车上的基本礼仪就是一言不发,沉默是金。车是人工智能开着的——哪里有人愿意率领着一群亡命徒去路过一片草丛里全是亡命徒的地方嘛。

刘在黑暗中就像绝大多数的人遵循他们祖先的逻辑一样,不由自主地在想各种问题,想这个世界,想公交车上为什么还要安装车前灯。

“哒哒哒哒哒哒……夊%……”唔嗯?他回头一看,“有,有人吗???”

没有人回应,可是仔细再听的话似乎有什么声音……

“14号区招呼站到了,请下车的乘客在十秒以内从车后下车,谢谢合作。”

然而不是这个。哇,这里又没有网,出了事可没人来捞我啊。刘一个发抖,但是过了老半天——这个老半天大约有半个小时之久,公交车在四个破败而带点闪光的旧公用公寓,旧公用公寓和什么几千年前战后人士的后代驻守的要塞和旧公用公寓这些地方的门口以及三条分别通往氏轨市,筑波台和兰石农场乳畜管理分部的岔路前停靠了一下,随即又离开,在这期间还是没人回应。他转接着就又开始想到他姑姑给他小时候讲的恐怖故事,说什么在口月口月口日传说中手持黑色直剑只吃鸡肉而吞噬人灵魂过活的吸魂鬼就会出现,还专门给他看了神秘的插画,自然这把他吓得不清:上头的吸魂鬼虽然说身着一套古代的骑士外套,但是在这之下却是一个furry一样的狗头企鹅,而且身上还有一个什么扭曲的东西,从此刘做的噩梦里的各种角色都穿着各种骑士铠甲。然而吸魂鬼故事里只出现了21次,现实中大约因为合作的公司合同纠纷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既然是姑姑啊……于是他的想象更加宽广了。十几年前他还是个屁大的小孩的时候,这片地方(虽然黑漆漆的一片根本没有看到在哪里)也没有沦落到郊区,应该是类似农场一样的地方(后来大约是被兰石农场整合了资源吧),既然是农场所以出于农场主的兴趣所以没有修像现在一样的道路和棍状的超导设施,这就导致交通极度不便,更重要的是,因为这片地区离碇市太近,所以大半夜的就时常有那种一局五局的富家子弟当飙车党在天上飞着飞着就掉下来栽进土里的事。他爷爷是农场的佃户,名义上的股东,一家人一直都在给农场主开联合收割机或者修联合收割机割苜蓿,经常看到大人他们拔出飙车党的事情,大约就像几千年前看杀头的兴致一般。流程并不复杂,就是十几个男人或是几个女人,里面一个人大喊:“一二三!”然后就拉,拉出来之后就找专人来取身份信息,然后叫家属过来确认——因为大多数飙车的都死了,该办丧事了。虽然说飙车党大多都改造过,头很坚硬,但是看来里面真正需要保护的东西受不住冲击,出来之后就是一副涣散的模样,没救了。一局的人虽然依靠税收赚的腰带要被磨穿,但是却无法让市郊的一家农场安装基建,只能过来之后原地开一趟追悼会,一群人哭一哭然后就把尸体留在原地,该过日子就过日子去了,掌管股市的五局自然也是如此。当时听大人们讲,这是因为农场主一家祖辈是十二局的永久委员。这些较辈分等级的事他懒得去再回忆,而想起了像之前的吸魂鬼一样让他印象深刻的事情,他六岁的一天正在下着雨,一个开着蓝火飞的家伙一如既往地掉了下来,大致看了那辆还在地里乱转的摩托,是在网上曾经掀起过一阵风潮的牌子,这般来看的话貌似是个要人的小儿子。所以拔的比较着急,而拔出来的时候也许是因为只是对头部做了加强,所以头留在里头,只有身子拔出来了。那位农场的面无表情的登记小姐最后拿铲子挖了几大铲之后终于把头挖出来,发现他只是一个欠了贷款还不起的社畜。而对刘的影响是从那天开始的一整周里一看到绿色皱豌豆就不由得感到害怕。

再然后他就到碇市上学去了,所以剩下的经历就没什么了,十分乏味。刘仰起头来像先人一样仰望星空,结果没有星星,只有黑色的车顶像是深渊一般在和他对视。他又喝了一杯合成果汁,老实说这个味道……还不如喝人工茶叶,那个是带点相配的苦味,但是还是无法摆脱塑料味。也许应该放弃人工流了,再喝下去快要出事了吧,虽然说天然食品确实不算太贵,但是人工合成的食品可以低廉到几十分之一。刘是一段时间之前看到了非常心痒的好物,所以为了省钱如此。

然而这时候,刘的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我原本要买什么来着。

好像,攒了十几万∅,但是忘了要买什么了…………人生不幸莫过于此。那只好再想一个了。他陷入了沉思,深渊没有给他答案。

啊!这时候他听到了双脚在沥青地面上发出的声音,非常急促,似乎是车外来的,这时候公交车的脆弱不防寒外壳的优势就体现了出来。他出于本能,立刻跳了起来,拔出手枪来,随即一道刀光就斩穿了车门,然后那个人或者什么东西就飞身一跃,跳上车来。

“谁?”作为一个十七局员工,他现在必须做的就是稳住气,在气势上输了的话半条命已经没了。对面大约是个拿刀的,刚才还在发光的剑的切口看,最有可能是太刀……

“啊,不好意思,是直剑。”那人看到了他所想的,把激光刀的刀光拉开,照出了他大致的样貌,刘大致扫过一眼,这家伙根本就不是来抢劫的,首先排除了,他身上那堆布料像是从黄金档电视剧里搬出来的,头上还相称地带了个大斗笠,这家伙不是来搞笑的(社交网站上老是有这种奇怪热点的网红啊)就是哪种全新品种的杀人狂,刘依靠还不算成熟的经验迅速下了判断。

“好的,我的名字是申琮汶,是一个路过的侠客……”他是来搞笑的,判断完……“你不知道我,可惜我知道你是谁,你是…………【大片让刘感到费解的词语】…………今天我就要替天行道……”嗯?他警惕起来,打开手枪的瞄准,虽然说以那个什么申琮汶的水平能随便挡过吧。

毕竟是枪,人对于能够突然飞快地冲过来击倒自己的武器想必都有种本能的恐惧吧。那个申琮汶摆开了防御架势。

他俩于是在那里对视。“不莱梅巷入口站到了,请下车的乘客在十秒以内从车后下车,谢谢合作。”刘一边在对视,一边在往车厢另一边移动,往后一摸,是门。好的,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在三十秒之后立刻撞开车门,伴随着人工智能刚才没发出的警报声掉到了沥青地上。

几个翻滚之后,他站了起来,喘出粗气,瞬间开始后悔自己的莽撞。公交车逐渐远去,那人很有可能已经也跳下来了,但是这个位置估计申琮汶也不能看见,就像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一样。啊,这时候就暴露出问题了,没有配备夜视镜,还不如一个土匪!刘这时候想到了另一个问题,就是周围……

果然。周围不知道哪处射来一发子弹,刘某个行动过去,勉强躲过去,几发子弹还好,但是周围听声响少说有几百人。很难想象这些人到底是如何做到这般的行动速度的,单说十七局本身在紧急状态绝对无法做到这般。

希望他们是那种讲条件放人的,不然可完全不好办。十七局的装备应付这些根本不管用。这么一说还不如当初和那个不明人物对峙一会啊。

在闪躲了十来下,被打中防弹衣五六次以后。“诶诶诶,老哥们,我身上所有东西,额,十几万∅和一些电子设备,日用品之类的。额,都给你们,放我走行么?”交谈的艺术之一。

一道光从草丛里打过来。“怎么谁都寄吧以为一般是男的抢劫啊,我们‘苏科版’一定要把这条公路占成我们的地盘!哼,内边的男的,把你衣服啥的都脱了!走!”

草丛里随即发生了空前的呐喊热潮。开什么玩笑!现在少说零下十几度啊,这群女土匪就是想戏弄我吧!刘感到极度不满,但这时候也只……“怎么还没脱啊!集美们!把他收拾了!”

“今天我就要来替天行道!”那家伙又来了!瞬间十几个灯光一齐打向那边,那个自称申琮汶的男人像一架战斗机一样冲了过来——因为他像各种小说里挥刀劈砍子弹的轨迹已经近乎螺旋桨了,刘见自己又留在黑暗里了,赶紧向另一边跑去。

“我靠这男的怎么……咕啊!”“咿呀!”“该死的!换火火……咕啊!”“咿呀!”那边地动山摇,发生了极度血腥以至于不敢再过多下笔的事件,只能就此略过。刘拼尽全力地奔跑着,直到自己与视线完全置身于黑暗之中。

“偶哟老哥。”
还没有完!?“啊啊啊我……我……”
“啊,老哥,看你蛮不容易的,看样子遇上大帮派火拼了,咱这种也是抢点剩饭过日子的个体户,都不容易嘛……有口喝的不,我快渴死啦……“

刘从包里摸了摸,只摸到水壶是装着可以喝的东西的。然后放在地上。“这,这里。”那人经过一番摸索,最后终于拿到了,咕嘟咕嘟地喝完,心满意足地叹出一口气。

“爽到。还是柠檬味的啊,谢谢啦。不过你这样子,城里人?”
“啊啊是是……”水壶还是不去要回来好了。

“城里人坐这种阴间公交的不在少数啊。我还以为城里人多会过日子呢。我要是城里人,死也不在晚上坐……”

刘和那个看不见脸的家伙维持着紧张又轻松的范围居然聊了半天,这个半天没有过半小时,只不过他什么也不曾听进去。这时候远处的光又亮起来。“诶呦这是咋了?我先跑了兄弟,有缘不再见吧。”

刘原本也想跑,但是看到那是公交车的车灯,还有个人抄着大喇叭呼喊着:

“刚才那位乘客?那位乘客在这里吗?”

这绝对是个疯子!刘这回可以十分确信,然而实际根本无法确定。“喂!我在这里!”

车开到他面前的时候停下了,国字脸的车头凝视着他。“诶,对不起啊,我因为太困了……呼,所以说就没有看到你被土匪劫下车……诶,真是的,几亿∅的安置费都不管了,明明攻击车辆可是要直接肃清的……哦,上车吧,我把车体的智能系统关了,你要去哪?”

“我,我去江北区。”

“我,我去江北县。”刘用舌头舔了一下牙齿,已经没有果汁残留了。
“江北县啊……我家在江南区。”这时候他们已经坐上车了,车内灯居然被这个在外边拿着大喇叭乱喊的女孩子(不过刘没有再敢细看她到底什么样)打开了,现在就像城市里一样亮。人工智能也是又被打开了,先报了一遍之前的站点。刘没什么好做的,抬头仰望,白巧克力白的天花板望着他,上头安装的灯像星星一般微微闪烁。随即又关掉了灯,车顶又变成了深渊。

“不知道他们这么大胆的,看到我们这么大张旗鼓的还要干什么,那时候可就更麻烦了。”女孩子打出长长的哈欠,随即又说:
“话说你是十七局的员工啊。”
刘不由得尴尬的脸红。“啊,是的是的,这回是因为没有带枪……”随即摸到了自己的枪,嘿,刚和申琮汶对峙完啊!
“这样啊……没什么关系,土匪可不知道有什么宝贝没用啊,我们十六局现在都没有调查完全哦。”
十几个站台就这样过去了,刘望着窗户外面发怔,有时候试着捏自己一下。“明天你们几点上岗啊?”
“啊,我是九点……”
“这样。延误了一个小时多,估计回去休息不了多少时间了吧,非常抱歉了……哈。有缘再见。”
“江北县招呼站到了,请下车的乘客在十秒以内从车后下车,谢谢合作。”
“啊。再见。”

刘下了车,不远处的城市正闪着光直到地平线上呢,天空之中压根没有星星,大气太厚了,连太阳都总是露出夕阳色,何况星星呢。过了半天。刘想到了自己的水壶或者是别的东西。

“怎么会这样呢。”

其实主角是那个申琮汶。

hay

2021-04-09 20:36:13

推荐一本短篇小说写作指导书籍

美国《作家文摘》的《短篇小说写作指南》,微信读书上可以白嫖,对新人应该有用,如果是能过稿过审的老鸟,请无视。

网友59irvD

2021-04-08 09:15:13

集中收集发布退稿作品的想法不错,如果能同时收集到退稿信就更好了。数据达到1000多份的时候,可以做一个上刊概率自动预测模型,数据更多后甚至能够自动生成退稿信。这两个AI模型比较简单,只要数据充足很快就能实现。

集中收集发布退稿作品的想法不错,如果能同时收集到退稿信就更好了。数据达到1000多份的时候,可以做一个上刊概率自动预测模型,数据更多后甚至能够自动生成退稿信。这两个AI模型比较简单,只要数据充足很快就能实现。